書香家庭的閱讀快樂

2019年10月01日 09:40    來源:北京日報   

  前排:史宗輝、徐友于;后排從左至右:史哲文、石恢、石恢夫人。

  本報記者 路艷霞

  一起悅讀俱樂部創辦人石恢這兩天可高興了。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,全國新華書店首次推選1421名“新華功勛”,石恢的父親、86歲的史宗輝榜上有名,這是史宗輝老人的榮耀,也是一個書香家庭堅守閱讀幾十年的美好見證。

  書、閱讀對于石恢一家而言,是一個具有象征意義的存在,這個無可替代的存在已貫穿這個家庭幾十年。

  在石恢的記憶中,他完整讀過的第一本書,是媽媽從重慶萬州醫院圖書室借回來的《追窮寇》,他還從父親的書架偷著讀過內部出版的前蘇聯圖書。時光流轉至1976年,多年的書荒并未得到緩解,但鑄就了石恢媽媽徐友于永恒的書香記憶。徐友于是文學愛好者,兒時就在同學家的私人書店遍覽小兒書,少女時代陰差陽錯進了護校,心有不甘的她通過文學雜志尋找到心靈慰藉。從1957年起,她就開始訂閱《收獲》雜志,至今最新的一期剛剛從報箱取回。徐友于豐厚的閱讀積累,讓她在那個特殊年代的夏日夜晚成了院里當仁不讓的王者,每晚的故事會,她身邊都會聚攏眾多孩子和大人。在那個閱讀稀少、圖書匱乏的年代,她講述的《福爾摩斯探案集》等,給孩子們種下了文學種子。石恢妹妹史丹于至今記得,自己是從媽媽的講述中聽完了《基督山伯爵》。

  史宗輝是在百廢待興的1978年進入新華書店的,身為萬州新華書店總經理的他,破天荒地將橫亙在讀者面前的柜臺撤掉,實行開架售書。“那個年代,人們讀書如饑似渴。書店每天都人潮涌動。”在那個年代,石恢也是饑渴的閱讀者,他記得上世紀80年代初,常常到書店去問,“《馬克思恩格斯思想史》到了沒有?”結果,這本朝思暮想的書還是被錯過。

  石恢上世紀90年代從成都來到北京,當年在讀碩士研究生的時候,他手持BP機到處找公用電話,電話旁總是排著長隊的焦急時刻,至今難忘。現如今,石恢可以充分享受信息化的豐碩果實,他的書桌上,一臺手提電腦連接了兩個顯示屏,在三個不同的屏幕上同時作業,他編寫十年之久的兒童閱讀推廣課程《北大閱讀課》終于進入到最后的沖刺階段。

  “過去是無書可讀,現在是不知道讀什么。”石恢2011年創辦讀書會,他關掉了圖書公司,就像媽媽當年給孩子們講故事一樣,以讀書會的嶄新形式,繼續著媽媽的閱讀傳播事業。他說,每個周末讀書會都有活動,最近大家一起讀的是《斷舍離》。

  這幾年,石恢一家的閱讀生活愈加豐富有趣。媽媽徐友于75歲時學會了使用微信,她在微信里延伸著文學喜好,也和老同學聯絡感情,還不時向兒孫推送她的健康養生觀。徐友于身為作家徐則臣的粉絲,還通過微信欣喜得知,徐則臣得茅盾文學獎了。她曾在《收獲》上讀到過徐則臣的作品,又在兒子的讀書會上聆聽過徐則臣的講座,她以忠實的粉絲身份見證了一位年輕作家的成長。

  爸爸史宗輝更是在2016年和2017年連續兩年參加閱讀馬拉松,他84歲高齡的挑戰紀錄,在北京尚無人打破。2017年世界閱讀日,那個激動人心的一天至今仍是老人們的溫暖記憶。徐友于說:“我就想安安靜靜讀一天書,不再為家務事操心,所以我們一起去了。”那一天,在三聯韜奮書店,史宗輝花了4小時讀了《人類簡史》。

  在資深閱讀親友團的圍繞下,石恢的女兒史哲文這樣表達她對于閱讀的喜愛:“別人看影視劇、電影比較舒服,而我是看文字更舒服,閱讀對我是個習慣。”

  國慶假期,石恢一家要全員出動逛世園會,這是媽媽早已預約好的項目。石恢一家人都愛笑,他們感恩歲月,感恩生活,感恩閱讀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林秀敏 )

書香家庭的閱讀快樂

2019-10-01 09:40 來源:北京日報
查看余下全文
网上买快三彩票会坐牢吗